行楷硬笔书法作品图片欣赏

《伯远帖》与王献之《中秋帖》、王羲之《快雪时晴帖》被清乾隆并称三希。

还可以依照书写者的习惯而使笔画的行笔出现各种变化,甚至依照个人不同的审美和书写风格去追求或创造出不同的笔道线条。

太宗文华,日月比肩。

道光十三年春,友芝二十三岁,在京师见《吕氏家塾读诗记》宋刻残本,以二千钱买之。

十大行书第七:欧阳询《张翰思鲈帖》。

此碑用行书写成,可以说是碑之变革。

十大行书第六:柳公权《蒙诏帖》。

《黄州寒食诗帖》是苏轼行书代表作品,是他被贬到黄州第三年的寒食节,抒发人生感叹时写下的诗作。

未有不由此者。

王献之《地黄汤帖》王献之《鸭头丸帖》大令乃奇才,书不染尘埃。

后纸有瘦金体书跋:唐太子率更令欧阳询书张翰帖。

著有《六如居士集》,清人辑有《六如居士全集》。

字形长短宽窄不一,或断或连,构成章法上的变化;笔墨浓淡轻重有致,形成层次上的变化。

此帖的字体介于行书和楷书之间,布白舒朗,清秀洒脱,深得王羲之《兰亭序》的笔意。

世人写字,多以潮流为尚。

24尊魏但不贬唐,尤其对初唐人称赞有加,和后来康有为尊魏贬唐激进的碑学观念不同,他对唐碑持理智的态度,真书初唐极盛,而初唐诸家精诣,北朝无不具者。

但是唐书重法,宋书重意,宋朝的苏轼以其诗人的风度开创了丰腴跌宕、天真烂漫的苏体,堪称宋朝第一。

刘熙载《艺概.书概》38莫友芝《论艺四则》之四,见张剑、陶文鹏校点《莫友芝诗文集.郘亭文补》卷二,807、808页。

其俊伟轩豁处,人所激赏,追摹善矣!其一二拙涩天真,人所忽视,尤超诣不可等伦,学者合数碑观之,当自得也。

又于汉碑额、唐宋篆书受启发,又于唐本《说文解字》抄本有所妙悟,人弃我取,不与人同,奇肆跌岩、谨严朴厚,别邓派之外自成面目。

而真迹,据说在唐太宗死时作为殉葬品葬于昭陵。

务从简易,相问流行,故谓之行书。

通篇起伏跌宕,迅疾而稳健,痛快淋漓,一气呵成。

有个叫邵子中的人把一段蜀素装裱成长卷,期待名家在上边题字,可是传了三代,竟没有人敢写。

在访碑板考金石的同时,人们在二王为主流的帖学之外,豁然发现了一个新的世界。

所以说,学行书而专行书帖,不先学楷或兼学楷,还易于流到浮滑而少力的方向去。

**分****享到朋友****圈****也是一种赞赏哦!****(本平台注重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END-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寓居遵义时,图书而外无长物,率诸弟怡怡然读书一室,所得馆谷常不赡,粗粝荣根十余年,晏如也。

书法,是我们华夏文明的优秀文化瑰宝,十大国粹之。

到了唐朝,唐太宗李世民对王羲之的书法推崇备至,唐太宗得到《兰亭序》后,敕令冯承素等人精心复制了一些摹本。

赵孟頫《前后赤壁赋》

《前后赤壁赋》是赵孟頫的行书代表作品(《前后赤壁赋》为宋代苏轼名篇),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此帖用笔圆润遒劲,流美自然,宛转含蓄,布白疏朗从容,神彩飘逸,尽得魏晋之风韵。

实为心得之言。

篆书自邓石如之后,书写便有了一个与秦汉人很不一样的情形,即在用笔上不再以能写均匀的铁丝篆为能事,追求线条的丰富自然美;在结构上由单纯的小篆而向大小篆和融合方面发展,莫友芝的篆书,正处于这种大变化的过渡时期。

蚕茧鼠须落墨,信手妙笔生花。

十大行书第四:王珣《伯远帖》。

而是落笔便顺锋而入,行笔中锋行走,收笔多是顺势带出,或牵连下笔,或钩挑出锋。

清曾协均《题韭花帖》:《韭花帖》乃宣和秘殿物,观此真迹,始知纵逸雄强之妙,晋人矩度犹存,山谷比之散僧入圣,非虚议也。

在书法上,赵孟尤擅楷书,行书和188金宝搏网页版,楷书是四大楷书之一,与欧阳询,颜真卿和柳公权齐马并驱。

事笑君憨胜我,陈编敝簏侈收藏。

墨迹纸本,纵32.8厘米横219.2厘米,全文计29行,153字。

当年虎坊与湘乡相识,曾氏惊呼不意西南有此宿儒,也是因为识见的缘故,后学者交推,还是在于诗。

友芝心性淡然,闲云野鹤,砥心学问,身后留下的大量诗文和书法作品已说明一切,有心于史者,岂可视而不见?是金子总是要发光的。

在中国乃至世界,都有着极高的地位和影响力。

《续遵义府志.莫友芝传》,转引自张剑《莫友芝年谱长编》620页。

单纯写帖学一路的字,往往秀润有余,势单力薄;而以篆隶为根底的人,往往下笔便有一种凝练、朴厚的气息。

后来他弃政从教,主讲龙泉书院。

行共47字,纵25厘米,横17厘米。

以楷书笔画为主,只是一个字的局部或一小部分笔画简便草化了的,可称行楷或楷行;如是以草书为主,只是少部分保留了楷书的笔画,可以称草楷或楷草。

经过二百多年的尘封,朽者已朽,不朽者更加熠熠生辉,犹如一坛陈年佳酿,愈见甘醇与珍贵!**注释**1张之洞《送莫子偲游赵州赴陈刺史之招》2《清史稿\\–文苑传》莫与俦、子友芝传条,转引自张剑《莫友芝年谱长编》618页。

莫友芝《唐李含光碑跋》,见张剑校点《郘亭书画经眼录\\—金石笔识》187页。

广搜古籍,琳瑯充积。

之所以行书能得到如此长久的生命力,有两点,第一,在艺术上具有兼容性。

Leave a Reply